/ 涂图公司

TuSDK创始人胡东平:手握8亿人图像的他,想要推动医疗、安防的产业升级

“也有些人会问,人家企业发展壮大了还会用你们吗?……如果我也在不停迎合这个市场,不断增强我们的实力,他根本不可能不用我们。”涂图(TuSDK)创始人胡东平表示,虽然是为互联网B端客户提供图像SAAS服务,但他一点不担心会被客户“过河拆桥”。
alt

TuSDK创始人胡东平

十二年互联网创业经历

在互联网发展日益成熟的当下,互联网创业已经成为了一种大趋势,无论新兴互联网创业、还是传统行业的互联网转型升级都呈井喷式发展。但是这些创业公司一些底层技术的缺乏,影响了其在核心领域的快速发展,而胡东平所创造的TuSDK正是要为这些公司提供移动端的一站式图像解决方案,借助它,这些创业公司可以快速地完成和图像有关的大部分功能,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

其实,早在十二年前,还在上大学的胡东平就开始了互联网创业,可以说是早期的一批互联网创业者。当时他们一群大学生创造了日后大名鼎鼎的PPTV,而在这个创业过程中,胡东平从设计开始做到前端,随后又转去后端做核心开发,这样的经历,让他储备了大量与图像有关的技术知识。

“当时我们都还没毕业,一群大学生,都很年轻,所以每个岗位都经历过,哪怕我不懂,我也要花最短的时间去上手并且做好。”但由于团队都是大学生,没有管理与社会经验,几年后各种不足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了。于是,2007年,胡东平选择抽身离开,去了一家外企,学习他们的管理。之后,胡东平回到武汉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alt
创业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2014年,随着新一轮互联网创业热潮的到来,胡东平的公司也面临转型升级。于是,胡应好友邀请,再度来到互联网创业之都的杭州创业。“当时朋友叫我过来这边看看,过来后我感觉这边的政策、创业氛围、资源都不错,于是过来了杭州。”

来到了这杭州之后,胡东平开始并没有想好做什么,但通过梳理自己10年的创业经历,胡东平还是觉得自己在图像视频领域可以发挥所长。另外,考虑到当时面向C端的产品太多,没有特色很难跳脱出来;而B端客户恰好又很缺少这类服务后,胡东平决定开发一款面对B端客户的图像处理产品。于是,2014年10月,杭州微禾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仅过了一个月,涂图(TuSDK)的测试版就宣告上线。

搞定所有图像领域的问题

只要是与图像相关的服务,胡东平都其整合起来,做成了一整套SAAS服务,给客户提供移动端图像处理的一站式解决方案,这样的话那些需要图像服务的客户就不用东拼西凑或者自己花大量人力与时间成本去开发了。

“其实图像增强这个门槛是相当高的,像美颜、美图他们也是花了5年到10年才将这样东西完善,而我很久以前就在做图像、视频,这一块的储备,差不多也有快10年了,使用我们的服务是他们自己开发成本的十分一不到。”

2015年4月 涂图正式上线,一开始,胡东平以免费的策略大量吸收合作平台,后来逐步提供了更多的增值服务后,才开始收费,然后迅速做到了收支平衡。2015年6月,涂图获得了浙大科发、华旦天使、立元创投、浙江国智的天使轮投资。目前,涂图已经拥有3000家客户,每个月还以400家左右的增量在往上递增,平台已经开始盈利。
alt
选择TuSDK的 6 大理由

涂图的主要客户是互联网B端客户,如小红书、粉粉日记、恋爱记等。这些平台调用涂图的图像增强处理的模块,包括图像编辑、滤镜、美颜、贴纸在内的功能,充分满足了平台用户的图像处理及视频美化功能,加速了这些平台的发展壮大。

“也有些人会问,人家企业发展壮大了还会用你们吗?我觉得这个问题属于一个悖论,他壮大之后,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或者我们不符合他们的需求了,他们一定不会用我们。但如果我也在不停迎合这个市场,不断增强我们的实力,他根本不可能不用我们。因为他重新推倒重来,也是要花大量的时间和成本,除非他也想像我们一样专注于只做图像技术。”

实现大数据变现

由于涂图的3000多家B端客户的用户量基数非常之大,使得其现在总的用户覆盖量已经达到8亿,每天处理的图片数量在1亿到2亿之间。如此之大的图片数据流量,给了胡东平很大的想象空间。

“现在‘大数据’那么火热,但是大家都没想好,这个大数据怎么去用,目前市面上,除了广告收益,能够直观盈利的大数据产品并没有。所以,我们也在想,这些图像数据能不能变现呢?后来我们的合作人就说,我们把这些图像,用机器跑一跑试一试。”

通过对所有图像中的特征点进行分析总结,然后将大量的图像特征输入机器,训练机器学习,涂图完成了“人脸识别”的研发。“其实人像识别只是我们很小的一个点,我们希望的是能够把各个针对于图片特征的识别,最后聚合成一个具体的产品。所以我们把目光放在两个产业上,一个是安防,一个是医疗。”
alt

他拥有8亿人的图像

“现在虽然街上布满天网系统,但是它们现在有一个问题,如果我要找一个犯罪分子,首先我要一个一个摄像头的视频里去找,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人力。而且这个时候摄像头里面看不清人脸,人脸识别已经没用了,我们就希望能够通过机器学习,去抓其他的特制,体型、衣服、发型、走路的姿势,然后去锁定目标。”

而在医疗这一块,胡东平则是希望通过机器学习去识别病征,帮助医生做一个提前的预诊。机器去判断有一个好处,就是关联的病症。有些医生可能只专注于某一点,另一点就忽略了,用机器预诊就可以大面积的去关联,防止漏诊。

人脸识别的未来畅想

除此之外,涂图还在利用机器学习尝试更为“黑科技”的方向——分析一个人是否有犯罪、暴利倾向,是不是在说谎。甚至于,可以把犯罪分子的特征全部提取出来,通过训练机器学习这些特征,然后将系统集成进监控摄像头,应用于广场、地铁、银行等高犯罪率的场所,进行预警。

“当然,这又是另外的产品了。反正我们会不断补充再延伸,让涂图的整个SAAS服务变得完整,这样客户只要需要图像服务,我们的云端服务都可以帮你搞定。我希望做到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或者产业行业的客户只要涉及到图像服务,都会想到我们。”
alt

未来机器将能全面的识别人脸特征

当记者问到,涂图的这些发展构想是何时成型时,胡东平表示:“其实,我们第一步,只想先把图像增强做出来,但后面一步一步的,仿佛背后有一张无形的手,在推着我们往前走,并不是我们要刻意去迎合市场,而是本身中国这块技术领域的缺失,使得我们的业务必然会向这些方面发展。”

而且胡东平还畅想到:现在,大家都在说机器人,但是我们并没有多少核心技术。而涂图深挖的是机器对图像的理解,但这个理解是非常漫长的过程,我们希望最后能够做出一双机器人的眼睛,让机器人真正能够理解,他看到的这些东西在生活环境中的真正含义,这也是将来的大产业里面的一个重要突破点。

另外,胡东平表示,我的创业动机与其他人创业的动机可能不一样,其实我就希望踏踏实实的做事。为客户带来价值,为行业带来价值。因为我们看到中国的整个互联网的发展,主要瓶颈还是底层的研发上面。所以涂图目前就是在做底层技术。专注于底层,把框架搭好,然后再去影响“上层建筑”。